┊℉loWer╭╯❀

麟九:

10 things that Tony Stark has lost

漫威十周年了,钢铁侠也十周年了。纪念一下

无神的中国

秦玄苍:

盘古是神明吗?


我无数次地读到关于他的神话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把他当做是神明。


我只看见一个人醒来了,恼怒于眼前混沌,于是天地分明。


 


我的中国是无神的中国。即使它的神话系统繁复到琐细和自相矛盾,你看他的故事,你看见的永远不是神明,只有“人”的歌哭。深究到根源没有什么是神赐的,所倚靠的只有这双普通粗糙的手。


你看射下九日的是人的长弓,你看移走太行的是人的愚蠢,你看炎帝的幼女要填平东海,你看夸父的巨人在追赶太阳。治水的是人和人的儿子,尝百草的也是人和人的口舌,没有神明的恩赐,而是老茧和断肠。战争的胜败不在神明的喜怒,在帷幄里的运筹和孙吴的兵书。天庭不过是天上的朝廷,地府不过是地底的朝廷,人间的帝王可以神佛不拜,而秦始皇的身后尚且有大泽乡的长呼。


我的中国在潜意识里是没有神明的,一切都靠着人的抗争。这个古国其实多灾多难,大河百害,大江瘴迷。黄河两千年间决堤一千五百余次,北夺海河,南夺淮河;荆江九曲连环年年裁弯,三峡不见曦月,滟滪潮来如屋;平原稀少,水热不均,多山多谷,多沙多风,还有北方牧民年年南下牧马。这里不是定期泛滥的尼罗河平原,播下种子不会自己发芽,靠着精耕细作硬是拼出两年三熟,稻麦连作。


正是多难兴邦。


于是中国人实际到不可理喻,你看他虔诚跪拜,说到底不过是一场交易,你看他逢庙必拜,心底里只信自己。达摩又如何,耶稣又如何,到了这片土地,给我讲忠义孝悌,给我挂上笑容,着上衣裳,悬我帝王的像,立我朝廷的碑,不交赋税占我土地,何管你什么天大罪过功德;忍不得什么生死轮回下世福报,这一世威福里就有人喊彼可取而代之。教廷永远别想陵越朝廷,朝廷也别想永坐这江山。只有一支史笔传了世世代代,从商周的流星写到宣统的诏书。史迁的目光遥遥看来,眼神里是无尽激昂和哀悯。


在我无神的中国,我们即是神明。

【出胜】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6)

Z小勤_活在重启前:

不想做链接了,加了个TAG,全文点TAG吧!


例行食用说明:

普通的ABO世界观,A顶点,B人多,O受歧视。补充私设会在文里说明。

爆豪胜己:OMEGA
绿谷出久:BETA,得到OFA后转变为ALPHA。

常规的BO——》AO出胜,不常规的是OMEGA比较难搞。

以上!

=============

非常规OMEGA与普通ABO(16)




“小胜,等等我啊,小胜!”


 


回家的道路上,绿谷呼喊着追逐竹马的背影。


 


这个场景就好像回到了幼年时的林间山道,小胜扛着捕虫网大步走在前方,绿谷跟着后面迫切呼唤对方的名字。那时候小胜会停下脚步,回身露出骄傲同时又有点无可奈何的笑容,一边埋怨一边对他伸出手:“出久真是什么都做不好啊。抓好了,不快点就丢下你,把你从爆豪英雄事务所开除了哦!”


但每一次小胜都会抓住他的手。


 


而现在,小胜没有回应他。少年怒气冲冲的走在前面,对竹马的呼唤充耳不闻。他的步伐越迈越快,最后几乎要小跑起来。


 


绿谷锲而不舍地紧随其后,经过车站,穿过路口,拐过小巷,终于爆豪被追得不耐烦,猛然刹住脚步,差点让绿谷再度撞进他的背后。


 


“烦死了!废久!不要跟着我!!”


“不行啦,小胜。相泽老师说……”


 


开口便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无意义争执,爆豪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无论如何举起相泽老师这面大旗,总会让他不得不理智一点。所以他干脆结束了这个话题,虽然用的依旧是发泄的语气。


 


“闭嘴!叽叽喳喳的烦死了!!你这家伙,整天一副很能说的样子!!”


 


绿谷立刻不说话了,脑袋低垂双眼紧闭,双手抓着制服的衣角。就像上高中前的许多日子一样,只要爆豪胜己对他吼叫,便会摆出一副受欺负的畏缩模样来。爆豪从来不会因此有丝毫消气,反倒会被竹马受害者一样的姿态再度激怒。


 


每一次每一次,希望他不要出头时却比谁都要冲在前,希望他不要掺和时却总是多管闲事。不管是不自量力的举动也好,毫无自觉地践踏别人的意志也好,绿谷出久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完完全全地令人火大。


 


连好好吵架都没办法继续的火大,只想叫人把拳头对着那家伙的脸狠狠揍下去。然而即使是以前什么都做不到的无个性的废久,也不是被揍一顿就会有所改变的家伙,固执自我到怪物一般的可怕。


 


“啧。”虽然想揪着废久的衣领怒吼,但想到天台上轰焦冻的发言……爆豪转身就走。


 


预想之中的拳头没有落下,绿谷吃惊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立刻捕捉到竹马远去的背影。小胜没有将怒火全数倾泻于他,应该算是好事。但被无视的挫败感更凌驾于那之上,对方强忍怒意也不想与他多说一句的现实着实刺痛了他,多日来纠结的、不甘的、委屈的,各种情绪像潮水一般涌上,将他淹没,令他喘不过气。


 


“太过分了,小胜。”绿谷低声说。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几乎就是蚊子的振翅声。但爆豪敏锐的听觉还是捕捉到了那几个委屈的音节。他的脚步一顿,就像小心翼翼盛放硝化甘油的容器被猛击了一锤,感度极高的分子结构剧烈动荡,不给人任何反应时间即刻将周边一切全部爆破。


 


 “你说谁——”


 


然而绿谷的怒火比他的爆破更为猛烈。英雄少年几乎将从小到大隐忍的不满全数挤压进这一段爆发里,爆豪甚至来不及从牙缝里挤出一半字句,便被劈头盖脸而来的颤抖声线堵了回去。


 


“如果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啊!!小胜什么都不说,就对我发怒!即使我想改善什么也做不到啊!!明明和切岛同学他们就能和睦相处,哪怕和轰同学都能好好说话,为什么就对我这么过分!?就算小胜讨厌我我也无所谓,但这样毫无理由的被迁怒,我也会感到难过的好吗!?”


 


“哈?”爆豪被一连串的质问砸得有点懵,但极速的反应能力还是让他抓住了自己所认知的重点。“就算?迁怒??你他妈在说什么鬼话??”


 


“难道不是吗?”绿谷反问道,“如果小胜是因为信息素的事情生气的话,没有控制住腺体我很抱歉,但之后也去医务室做了处理,小胜也去了外面透气。那之后我并没有对小胜造成困扰吧!?但小胜对我的怒意却比之前更大,难道不是发生了什么,在对我迁怒吗?”


 


绿谷一直以来都善于观察。即便关系恶化,即便交流缺乏,绿谷也依旧用自己的双眼注视竹马的一举一动。被时间和距离堆积起来的经验与总结,让他对爆豪胜己的每个小动作他都了如指掌。


 


这样的绿谷,质问出的也是令人无法辩驳的事实,所以也更令爆豪火大。


 


“乱吼乱叫地烦死了!我不说话你就说得没完没了了吗!?”爆豪怒斥,“自己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自己知道!区区一个废久,少给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这个毫无自知之明的家伙!!”


 


“小胜才是乱吼乱叫啊!什么都不说清楚我怎么会知道!?”


 


“你不是很会观察别人吗!?刚刚自哀自怨时不是自以为看得很清楚吗!?不如用你自得的观察力好好分析下自己啊!?”


 


“你这是在无理取闹了吧!就不能讲点道理吗!?”


 


“老子凭什么要跟你讲道理?你这家伙自说自话时,有跟我讲道理吗!?”


 


“我哪里自说自话了!?”


 


“你跟阴阳脸那家伙说的一堆,还不够自说自话吗!?”


 


“啊。”


 


“……”


 


两个人同时安静了下来。


 


绿谷嘴巴张得大大的,双目圆睁死盯着对方。爆豪在他的视线下缓慢偏过头,少见地没有与他的目光强硬对峙。


 


绿谷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之前的怒意被脑中的猜测完全扫除。想着轰在病房里说过的话,想着小胜罕见的举动,虽然因为长篇怒吼嘴巴里一片干涩,绿谷还是忍不住紧张地咽了咽并不存在的唾沫。


 


“轰……同学……做了什么……?”


 


爆豪转身就走。他不喜欢撒谎,但也不想跟废久解释。


 


“等、等等,小胜。”绿谷慌忙追赶。这次比之前更为急迫,甚至掺杂了许多无法言明的恐慌。


 


好在爆豪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了。绿谷提起的心脏刚刚下沉,就见竹马缓慢回过头。他眼神中的怒火已逐渐熄灭,其下浮出的是另一层拒他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绿谷看着爆豪的嘴唇一张一合,说出的话让他浑身冰冷。


 


“离我远一点,废久。”爆豪说,“老子不想要任何ALPHA。”


 


小胜知道了。


绿谷僵在原地。从USJ事件之后,这是第一次,他没有紧跟竹马的背后,没有目送他进入家门。


 


 


+++


 


 


五个小时前,雄英高中教学楼的天台上。


 


“绿谷总能提醒我很多事情。”轰回头看向爆豪胜己,“我也同意他的这种看法,所以……”


 


爆豪看着轰焦冻走近自己,没有对此表示拒绝。哪怕轰焦冻与他面对面,也没有让他微皱的眉头紧上几分。直到轰焦冻说完话。


 


“我会和绿谷公平竞争。”


 


“竞争?”爆豪不是笨蛋,虽然迟疑了一瞬,但还是领悟了轰话语里的含义。但这并不妨碍他像看白痴一样看对方,“这跟废久有什么关系?”


 


轰沉吟了一小会:“因为你和绿谷之间……”


 


爆豪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我和废久什么都没有,你脑子坏掉了吗?”


 


“……还是有点的,我是这样觉得的。”轰很认真地把话说完。


 


“别开玩笑了!?”爆豪向后退了一步,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与轰话语里的超现实话题拉开距离,“我和那家伙认识了十几年,我们之间可没有一丁点你认为的那种亲密感情!”


 


“……但是……”轰还想说什么。


 


“没有但是!!”爆豪完全不想听。


 


“……”轰盯着爆豪,简直想在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来。爆豪完全是处在被引爆的边缘,这让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但是”。


“那么换一个说法吧。”轰思考了一阵,“至少我觉得,绿谷一定很喜欢你的信息素,你也很喜欢绿谷的信息素。”


 


“哈?”爆豪已经不怀疑轰的脑子是不是坏了,这是根本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吧!


 


轰歪了歪头:“你看……你们对双方的信息素都很敏感,所以刚刚才有那么大反应。”


 


“闭嘴!!”爆豪怒,“别把老子和那种发情期的狗相提并论!!”


 


轰少见地皱了皱眉:“这么说太粗鲁了,而且ALPHA并没有发情期。绿谷也一直很重视你,所以才会在我没弄清自己心意时,极力维护爆豪你……”


 


“啰嗦!闭嘴!老子才不需要!”


 


爆豪怒瞪着轰,满眼都是拒绝。被指出自己对废久的信息素有敏感反应,像是被指出作为一个OMEGA他没办法完全掌控自己一样屈辱。这对爆豪胜己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自己绝对不会被区区信息素影响,不管是作为OMEGA还是作为ALPHA。


 


“谁他妈在乎你们怎么想啊?就算是真的,废久也好,你也好,说到底不过也是被ALPHA本能驱使而已。”


 


“……嗯。”出乎意料地,轰认真地点了点头,“爆豪你若是ALPHA的话,大概一开始,我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吧。虽然听过绿谷的话,仔细思考后,我觉得无论如何,我肯定也不会讨厌你。”


 


爆豪根本没想到轰会耿直地承认,稍微愣神了几秒。就在这短短几秒里,轰再次走近他,近到轰微微低头,就将鼻尖搭上了爆豪的脖颈。


 


“另外我觉得我对你的信息素也挺敏感的。”轰说,“所以你的信息素一变化,我就察觉到了。”


 


少年温热的夹杂着ALPHA气息的呼吸喷在颈侧,爆豪一把捂住那块皮肤,反射性地脸涨得通红。百分之二十的本能反应搭配百分之八十的恼怒,爆豪气得发抖,攥紧的拳心疯狂分泌出硝化甘油类似物。五秒后,以打出超必杀的气势,爆豪将个性一股脑向轰砸去。


 


“ALPHA什么!!都他妈给老子去死!!!”




==============




终于有进展了,把出总和轰总都OUT了!!!【不


你们之前关心的轰总做了什么,都在问这个我就不一一回复了,你们看看……跟你们想象的一样不=-=




顺便本子做了个排版,六万字一百多页了。妈的我估计这本要破200页。怎么办!?

一点写作经验

苏三起解:

最烦那种打着同人旗号写些言情小说的了,一大老爷们你撒娇能别像个娘们吗🤔别说什么因为爱所以柔弱的话,我嗲起来能让你怀疑人生,但从来都只对我媳妇儿


孤光残影:



“如果主角明明是个体重超过70公斤、智商及格、成熟正常的男人,就不要让他代替女作者媚态横生地撒娇,或者让他替爱猫的作者“像慵懒的小猫一样”惺忪地伸懒腰、发出“可爱的声音”,或者让他替爱赖床的作者大发起床气。”——对的,我要看的是男性,就算是O也是男O!另外说一句,男人是会有起床气的,我的经验是,虽然不会发脾气但到吃中午饭之前都不会有笑脸【不过我会先炸了,哎,我这暴脾气】




纳兰妙殊:







之前有朋友说希望我分享“写作经验”。说实话,我自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边写边琢磨,边学边总结。以下几条是我读书写东西最经常想到用到的,对写同人或写原创小说同样适用,因为我自己就是两样都写嘛。




虽仅一得之愚,亦聊备一家之言,不揣冒昧,献丑于同好。




1. 先确定结局。




这是开写之前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想象出结局的情节、情绪、画面、一部分对话,甚至,把它先草草地写出来,然后反推上去,引导整个故事向它流淌。




为自己准备一个精彩、得意的结局。中途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想想结局,想想怎么能浪费那个早就在终点等待的结局呢?动力马上就来了。




但,也要警惕为了凑成特定结局,勉强人物做出不合理的举动。




2. 预备好所需文献。




不要想全部读完再开动,那样耗到明年也开不动。大致读几本重要的,就开写吧!




边写边读,就像充电一样。写累了,缺乏灵感,拿起文献来读,往往会有意外收获。




3. 用刀前要磨刀。




为自己定几本可当做“磨刀石”的书。




肉铺切肉的大叔,时常需要抄起一根磨刀棍,把屠刀正反正反唰唰磨两下,再继续干活。




动手写之前和期间,也都要磨一磨语感。拿起自己的磨刀石,读五到十分钟,让自己脑子里的造句机器以好的节奏运转起来。




杰克·伦敦说他在屋里墙上贴满小纸条,上面抄着他觉得好的句子。那就是他的磨刀石。




私人觉得好使的:莎士比亚全集,《微物之神》,海明威,帕斯捷尔纳克。再多就不能说了!私藏石不舍得告诉别人,嘻。




学点好的!多学死人书。不要学七堇年、八月长安、九夜茴……




金庸《越女剑》:







八十名越国剑士没学到阿青的一招剑法,但他们已亲眼见到了神剑的影子。每个人都知道了,世间确有这样神奇的剑法。八十个人将一丝一忽勉强捉摸到的剑法影子传授给了旁人,单是这一丝一忽的神剑影子,越国剑士的剑法便已无敌于天下。








那些已经画图凌烟阁、造像总统山的大师们也是这样,不用学到太多,能捕捉到一丝一忽的影子,刻苦研习,已够无敌于天下了。




比如莫言。他自己说,当年看了福克纳的小说,根本没看多少就豁然开朗,立心要创造自己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创造自己的“一块邮票大的地方”。那就是高密。




最终莫言也拿到诺奖,与福克纳并肩立于世界文学史之中,各自统治着自己虚拟出的文学王国。这真是个令人快乐的故事。




4. 重视第一章。




第一章对整篇小说来说太重要,也是写起来最吃力的部分。




首章定基调。它确定了小说的气味、颜色、口音、拍子、副歌,以及,故事是条衔尾蛇,从哪块鳞片开始讲?以怎样的角度把故事抛出去?很多极微妙的东西,全在第一章里。




——所以说最重要的技巧,不是写,而是选择。




菲利普·罗斯:







开始写一部新书的过程可谓痛苦不堪。我经常要写上一百页才会有一段幸存下来。接下来我会重温六个月里写下的内容,在可以保留下来的每一个段落、每一个句子、有时是一个短语下面标上红线,然后再把所有标过红线的地方打印在一张纸上。保留下来的内容往往不超过一页纸。




不过,如果幸运的话,这些东西就可以作为第一页的内容。我需要找到最鲜活的东西来给全书定调。可怕的起始工作结束后,接下来就是几个月的自由表演了。








马尔克斯:







最难写的就是第一段,第一段我要写几个月,一旦写好它,其他的就容易多了。第一段解决了一本书的很多问题。第一段是整本书其他部分可以参考的模板。







所以,认真考虑第一章的各种可能——是《百年孤独》“多年后……”这种一句横跨几十年、埋下伏线的奇幻、沧桑式,还是《变形记》“一天早晨格里高利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甲虫”那种简洁简明开门见山式?——然后做出选择。




另外,凹造型的第一章不是好的第一章。要(看上去)非常自然,像娴熟的老司机,松手刹换挡轻踩油门(看出来没?爷是有驾照的人),车像海豚钻入海水一样油光水滑地前进了。




5. 少用成语。少用成语。少用成语。




注意,是“少用”,不是绝对不用。




用大量成语和习语的,是庸才。是语感迟钝的粗人。




一个作者的日常本职工作:提高审美,锻炼语感。




要有一点文字洁癖,多少要有一点。对不够美的东西,一定要敏感。就像豌豆公主对床垫下的豌豆一样敏感。




不要写一个女人“亭亭玉立”,不要写一个男人“玉树临风”,不要写一个孩子“憨态可掬”。




在小说的叙述过程中,成语非常破坏语感。因为成语自带体系和语境,四个字,“刻舟求剑”“邯郸学步”都是一个完整故事。把成语放进小说句子里,就像给玫瑰花圃里放进一只狗。




领导讲话:“我们几个国家虽然国情不同,但是一定要同舟共济……我们要敢于壮士断腕,迎来凤凰涅槃……”那是因为讲话需要简洁,用尽量少的字词表达更多的意思。




毕飞宇写他读《朗读者》的中译本,里面汉娜换袜子译成“她金鸡独立似的一条腿站着”,他立即觉得这个译本不够好。




要是能像汪曾祺似的这么用——“你们全都是含苞待,每个人都有锦绣前!”(《云致秋行状》)那也行。问题咱不是汪曾祺呀。




作家在小说里创造的世界,必须是新的。新的主题曲新的语感和意境,自成王国,自有一套行星恒星的运行规则。




这是作家的尊严和权威所在,不容侵犯。




——什么?用网络流行语?朋友我不想跟你说话。




6. 慎用比喻。




“他眼里有全宇宙的星星”“他眼里有一整个海洋”……这种陈词滥调,就不要再写了!




贫乏的喻体,暴露作家掌握的词汇量的贫乏。




其实小说之美,美在结构、节奏、文体等多方面。比喻诚哉小道。不要总盯着比喻。如果觉得自己这个比喻句不新鲜,不美,不合适,那就不写,这也是个尊严的问题,宁卖仙桃一口,不卖烂杏一筐。




——如果确有这方面的爱好,也确能写出有趣的比喻来,那……就要克制了。




——上面这句说的是我自己。我正在努力克制自己,少用比喻!不要老想着炫技!不要老想搞个大新闻漂亮句子出来、自己坐在电脑前得意!




每条比喻是一次短暂的刹车,读者需要停下来,跟随作者走进比喻句的岔道,再走回来。多几次暂停和岔道,能增添层次感和趣味,但花在岔道上的时间太多,这趟旅程就喧宾夺主了。




好小说不是比喻句集锦,不是比喻句的画廊。不是把漂亮的比喻镶上框子挂个满墙就是好小说。




国内很多人学的是张爱玲。是,张爱玲喜用尖新的比喻,但她没有失却对节奏的把握,更重要的是,她的比喻后面有洞见,对人生和命运的、高人一筹的洞见。所以其实不是比喻好看,是她的见解好看。




——犹如:皮肤好并不是皮肤好,是身体状况健康,皮肤才能光洁好看,皮肤只是一个外化可见的表象。不去整体增进健康,光花心思在护肤上,没用的。




更高级的作家,绝不把功夫用在比喻上。其实我的比喻句英雄,是福楼拜。但他令那些句子隐匿在小说中,因而人只感到它好,浑然地好,并不一惊一乍地觉得他的比喻句美得吓人。




太多的比喻,倒胃口,败坏节奏,把叙述搅成一滩浑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就是反面教材。




7. 贴着人物写。




要按照人物本身的性格写!不要自己跳到人物的躯壳里,用自己的性格代替人家做出反应。




举例:丈夫/妻子和情人偷情,其伴侣发现了,她/他会怎么做?




心思深重的英国丈夫,悄悄带上门,不令他们发觉地离开了。不久后带妻子去了瘟疫流行之地。(毛姆《面纱》)




愤恨难平的中国武汉妻子,到楼下打电话给警方,称有人卖淫嫖娼,让丈夫被抓,身败名裂。(方方《万箭穿心》)




这两种不同的反应,都是独一无二,只有“那一个”人才能做出的。




如果主角明明是个体重超过70公斤、智商及格、成熟正常的男人,就不要让他代替女作者媚态横生地撒娇,或者让他替爱猫的作者“像慵懒的小猫一样”惺忪地伸懒腰、发出“可爱的声音”,或者让他替爱赖床的作者大发起床气。




除非你认为“萌”比尊重人物个性更重要。




(TBC)




所谓“经验”,暂时想到就这么多,以后想到别的再补充吧。




以及我今天终于交稿啦!多比是个自由的小精灵!明天开始可以尽情玩几天同人了。等我更文哦!XD





浅谈《圣传》里阿修罗王和帝修之间

windylee璇轩:

看《圣传》这套漫画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感想并非完全没有,但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但这次因为一次巧合下重新翻看,却突然对帝修这对CP,特别是对阿修罗王这个角色热血起来。


 
 相对于阿修罗王,帝释天是比较容易被理解的,即使如作者所说他并非是个好人,但他的强悍和那份纯粹的情无疑是令人激赏的,而阿修罗王呢?这个男人真的很像他所居住的城,看上去是如此的缥缈和难以捉摸。 
 
 
 个人觉得《圣传》大体整个宿命故事的走向,确实存在一定的逻辑硬伤,但华丽炫目的渲染却使整体气氛还是具有一定的感染力,而作为‘幕后BOSS’的阿修罗王,若说他是为了儿子而去自私一场,这只是错导,诚然,为人父母,为了自己的孩子而不顾生灵涂炭,这种心思虽不容于义理,却在情理上是能够明白的,但阿修罗王的情况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如果天界的未来宿命是原本就太平无恙,只因占出将来的王子是个破灭神,王为了儿子能够获得生存权,仍旧不愿意抹杀他的存在,下了决心,即使将来会因儿子的存在而生灵涂炭也要把他生下来,这样才比较符合上述只是为了儿子而愿意自私一场的立意,而在这种立意之下,王多半是不会做出‘若是最终无法阻止就替我杀了他’这种后手的(虽然因愧疚的煎熬也能促成这样的底线,但真的一切只为儿子存活的自私按情理来说个人认为是很难产生类似愧疚的)所以按我的理解是宿命的前提是天界会毁灭,而王子的出现是天界毁灭的契机而已,作为预知了未来的阿修罗王(所以说先知都是苦逼,什么都不知道才是真幸福)是既想保存天界,又希望儿子能够降生,表面看来这场灾劫是王子的存在而造成的,仿佛阿修罗王只要决定不生后继就能轻松解决(和帝释天在一起就可以避免后继的出现了,天下太平了,真这样,我也想啊),但是实际上九曜的占星也好,阿修罗王于幻力所见的未来也好,所指向的都是走向破灭的未来,新天主之雷会出现,阿修罗王会挂在他手里,然后六星聚集,遂成灭天之破。 
 
 所以,阿修罗王得知这个事实,不厌其烦地询问九曜,宿命是否能改变时,九曜告诉他的是不能,因为试图改变宿命将导致天下大乱,意思便是即使决定不生这个儿子了,天还是会变的,纵使你能够捏灭这条主线,也将会因为逆天而引发另外的滔天灾劫。


 而同样是逆天改命,阿修罗王所希望的不仅仅是天界能够存活,更加是儿子也能存活,所以他不选粗暴简单抹杀儿子存在的路线而已(身为一个情感正常的父母,根本无法做出这种选择,我自己有孩子,所以相当明白。)


 但为了保存两者,那依然是必须做出违背天命的事情,而其中所引发的‘祸乱’便是他的罪过,是他的愿望所导致的罪,毕竟他没有顺应天命。


 那他为何不选择自己活下去和帝释天一起对付破坏神呢?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一来可能由于他知道他的早逝是注定的,他希望从最小程度上去改写命运,而不是彻底的颠覆,从而减轻因逆天而成的乱序,他要是不死,那么命运的轨道肯定是会起巨大的改变的,这个改变未必指向好的方向,他不会如此天真。其二,我想这是因为从浅显的方面来看让他在未来亲自对付一手带大的孩子未免是一件残酷又困难的事情,他既然想最大限度上保住儿子,这对于他来说必然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而往深处看,后来当天王不敢置信于阿修罗所说的肆意杀戮破坏是阿修罗王的本性,提起前代阿修罗王明明一直以来守护着天界时,阿修罗说这只是因为父亲身上血的封印尚未解开的缘故。


 也就是说阿修罗王内心里也是隐藏着一个破坏神的,只是被封印压抑着而已,而血的封印之所以在王子这代完全没有了制约,是否代表其父亲身上的封印也开始有了裂纹呢?阿修罗王是否也一直和内心的‘阿修罗’进行着缠斗呢?由剧情可知三百年前的天界并非真的太平,一派歌舞升平下的景象掩饰着许许多多的明争暗斗,天帝对阿修罗王这个守护神的存在事实上是不得不依仗而又深刻忌惮厌恶的,从帝释天提出与阿修罗王比试的那一场能够窥视到冰山的一角,天帝对阿修罗王的眼神和语气都称不上是善意的。


 面对这一切,阿修罗王必定是抑郁的,对于一个才智兼备,不乏理想情怀的王者来说,无疑更是痛苦的,但如果说压抑和束缚是历代阿修罗王必须承受的话,不得自由的阿修罗王会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得到彻底的解脱,并不难理解他其中作为父亲的情怀,他想给予他儿子的是他渴望而终身不能得到的自由,这份父爱里包含着他所寄予的希望和憧憬。如果只是一味为了追求血脉的延续的话,能够用幻力看见未来碎片的王早就看到了夜叉是阿修罗唯一最重要的人了,阿修罗的无性别,和血脉的断绝是上天给予逆天的王的惩罚,也只是王的遗憾而已,王所希望的自由和解脱最终还是给予他的儿子了。


而其中血的代价,王从来都存在着罪恶感,但这来自于他违背天命的代价,是他的愿望所引发的罪,是他故意犯下的罪。他原应顺应天命,可是他没有这样做,逆天改命是罪过,会导致天界毁灭的的原由——身上的破灭之血也是罪过,他在当中备受煎熬。


 到此,回过头来说一个单单为了儿子去任性的王,帝释天能倾注出一生所有的感情全付诸于他一身吗?或许帝释天并不在意王是不是个善良正直的人,(他会在乎这个的话才是笑话)但一个纯自私自利的人能有的人格魅力是有限的。


于是我觉得嘛,王虽然被誉为‘最黑的白莲花‘,但他依然是一朵非常炫目的莲花,只是所有的计算心机是王者的抉择,而不是自私阴险小人的鬼蜮伎俩,即使曾经血流成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他依然致力去改变天界毁灭的命运,也最终给了他儿子生命和他终其一生都不能得的自由。


 他的美与强是由内而外的,即使挣扎痛苦仍不会动摇,连自己的死都投入到两全局面中最有利的计算,从中,并没有存在他自己本身的任何考虑,从那温文尔雅的外表中透露出来的坚忍卓绝是无法形容的一种至上之美,或许并非人人能够明白理解,但无疑我和帝释天是同道中人,所以我完全明白帝释天的心情。


 风华绝代世难寻,令人甘愿倾倒一生。


 而至于他爱不爱帝释天,可以这样说,如果他是一个能够将爱情放在第一位的人(神),这个故事已不存在,这种状态的他也不会是帝释天会迷上的类型,光脸蛋美丽,天界(书中)一抓一大把,再美丽的人看久了也会腻味,那临终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虽然仿佛成为了束缚帝释天一生的诅咒,但无疑来自阿修罗王真实的心声,到了此时此地他已无必要再下什么套子,若帝释天不爱他,或者野心大于爱,已经登上天帝宝座的他肯定会尽力维持自己的统治,阻止灭世,就算帝释天为了稳固统治,想趁早抹杀阿修罗的存在,想必已存在的非天并不是那么简单能抹杀的,否则王怎会放心挂了呢,再者,作为一个布局者,再算无遗策的人都不可能抱有那种在自己身后仍志在必得的心态,王所能够做的只能是尽一切所能尽的,如果他对之后的结局能打百分之一百的包票,他还会忧伤纠结吗?而到了临死的这一刻,他已经为改变宿命尽力了,而实际上他对帝释天的心意应该是明白的,那么自毁的决定无疑是会对帝释天造成巨大的伤害,然而作为只能如此选择的阿修罗王来说也是无可奈何的,他承诺了帝释天让他得到自己,而这个‘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可以投入个人情感的自由身,他所能给予的也只能够是最大限度上的‘自己’——有限时间内的相拥相融,天界顶端的地位,强大无匹的力量,他对未来的寄望和托付……他确实已经将自己能够给予的限度全部给帝释天了,而且是诚心无欺的。


 时不予我四个字正是这份情感所遗憾的,与帝释天之间的一切算是阿修罗王压抑一生中唯一一次的体验到作为个体存在的情感经历,因为帝释天爱他不是由于他是人人眼中近乎完美的天界最强守护斗神阿修罗王,而是作为个体独立完整的他,这种体验作为渴求自由与释放的他不可能完全波澜不兴,在交付自己的过程中是付出也是获得,所以他会对帝释吐露出从来不会与别人分享的心声。


 所以是不是爱着他还重要吗?帝释天已经在他个人情感世界里面站在最高位置的人了。(这和对儿子阿修罗的爱是完全不一样,犹如一个人对爱人和对孩子的爱是无法拿来比较的。)所以在逝去前最后一刻,他告诉了他‘他的一切都是他的了’,而确实都是他的了。


 如果阿修罗王拥有更多的时间,或许能分辨出一个爱与不爱的论证,但一切已经在那一刻凝结成永恒了——阿修罗王永恒的遗憾,帝释天永恒的痛。


 正因为如此,感受到其中这些的我才对这对热血起来了吧。(在我心里这已经是达到官配CP的条件了,CLAMP也是这样设置的吧,那么怎么可能不爱?)


 相信帝释天心里是明白的,于是才有那一生的守候。


 我从不认为帝释会是个被玩弄情感的傻瓜,那样的帝释天,他倾尽一生的挚爱绝对是个冠绝当世,无可替代的。


而缥缈朦胧又强大耀眼的美,他的毁灭所带来的美的效果是双倍的。


所以,阿修罗王,当之无愧的天界第一美人。


 对此,我深表赞同。




PS一个题外话,小时候看到最后说阿修罗没有性别时,我很有些迷惑,想不通那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如今长大成人了,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个所谓的‘没有性别’肯定不可能是流于表面的,否则婴儿时期的阿修罗该被称作公主殿下了,可是所有接触过阿修罗的人都是一口一个王子,儿子,那么没有性别只能是指不具备繁殖能力了,所以少年状的阿修罗不会像CLAMP其他笔下的男性角色一样拥有男性体型,因为他只是一个具有男性表征的中性人。


 之所以提起这个是因为小时候真的觉得他令人惊艳,为着这样的美少年竟然不是个男人而心生遗憾,但到了今天才发现他的父王才是我垂涎的美男子类型。(泥垢)


 我要继续画美人(握拳)

羊肝菌_本纸延期至3月:

新年好啊新年好!!!!!

听完叶清老师的新年闹铃我死了!!!!【闹铃】

你们酷爱去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清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师我厨你一辈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这话是跟老叶说的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兴奋的叶黄患者.jpg】

老叶别睡了快起来压了这只小柯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临近毕业更图龟速请见谅 顺便三月就要到了哦~~】

轶界守望:

花店怎么会卖山楂枝呢。



紫罗兰:于梦境中爱上你,永恒的爱。

山楂花:唯一的爱。


顺带一提,紫罗兰是金牛座的幸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