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Wer╭╯❀

无神的中国

秦玄苍:

盘古是神明吗?


我无数次地读到关于他的神话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把他当做是神明。


我只看见一个人醒来了,恼怒于眼前混沌,于是天地分明。


 


我的中国是无神的中国。即使它的神话系统繁复到琐细和自相矛盾,你看他的故事,你看见的永远不是神明,只有“人”的歌哭。深究到根源没有什么是神赐的,所倚靠的只有这双普通粗糙的手。


你看射下九日的是人的长弓,你看移走太行的是人的愚蠢,你看炎帝的幼女要填平东海,你看夸父的巨人在追赶太阳。治水的是人和人的儿子,尝百草的也是人和人的口舌,没有神明的恩赐,而是老茧和断肠。战争的胜败不在神明的喜怒,在帷幄里的运筹和孙吴的兵书。天庭不过是天上的朝廷,地府不过是地底的朝廷,人间的帝王可以神佛不拜,而秦始皇的身后尚且有大泽乡的长呼。


我的中国在潜意识里是没有神明的,一切都靠着人的抗争。这个古国其实多灾多难,大河百害,大江瘴迷。黄河两千年间决堤一千五百余次,北夺海河,南夺淮河;荆江九曲连环年年裁弯,三峡不见曦月,滟滪潮来如屋;平原稀少,水热不均,多山多谷,多沙多风,还有北方牧民年年南下牧马。这里不是定期泛滥的尼罗河平原,播下种子不会自己发芽,靠着精耕细作硬是拼出两年三熟,稻麦连作。


正是多难兴邦。


于是中国人实际到不可理喻,你看他虔诚跪拜,说到底不过是一场交易,你看他逢庙必拜,心底里只信自己。达摩又如何,耶稣又如何,到了这片土地,给我讲忠义孝悌,给我挂上笑容,着上衣裳,悬我帝王的像,立我朝廷的碑,不交赋税占我土地,何管你什么天大罪过功德;忍不得什么生死轮回下世福报,这一世威福里就有人喊彼可取而代之。教廷永远别想陵越朝廷,朝廷也别想永坐这江山。只有一支史笔传了世世代代,从商周的流星写到宣统的诏书。史迁的目光遥遥看来,眼神里是无尽激昂和哀悯。


在我无神的中国,我们即是神明。

评论

热度(182)

  1. 韵莹CC终南何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