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Wer╭╯❀

【叶黄】我爱他

Yvette:

这是一篇枯燥的记叙文,全篇侧写我黄=不会有我黄内心戏


采1960年代医学观点


致每个国家都曾拥有的,那段食人血肉的年代


 


0


叶修在精神科实习已经迈入第三个月,在此期间他凭借优异的在校成绩以及实习考评获得不少好评,因而有机会近距离在一位老权威旁边巡房跟诊。


这是相当难得的机会,多半实习生不会有固定跟随的医生,且多半数月就要轮科一次,但叶修老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早在选定医学院心理系时就已确定精神科是他的终生职志,大学时期就已经尝试写过不少短篇研究,说不清为何这么执着,但选定目标就不再动摇是他的最大原则,老医生就是看他这份意志与天资,破格拉长叶修在精神科的时数。


在这两个多月他见过许多课本上的案例,有常见的抑郁症、失眠、自闭症,也有较少见的恋物癖、厌食症,连性功能障碍都见过,但今天有个更为罕见的个案办理转院到这边来,据说怎么治都没有效果,而精神科几乎一有消息就全体沸腾了,据说医生们还排了班要轮流观察,实习生也弄了几个纪录的名额。


同性恋。


这个疾病通常被放在变态心理学的最后章节,在国内案例较少,并且当前医疗上也没有具有实证的研究找出有效的治疗,要不是那么小的基数里偶尔还会有一两个恢复正常的案例,同性恋差点就成了另一种绝症。心理上的绝症。


与一般疾病较不同的是,同性恋没有外显病征,毕竟这事放在心里,除非本人透出端倪否则谁也撬不出来,而且病人一般病识感不高没有多少人会主动求助主会躲得更深,这直接导致统计数字的低微,但叶修猜想实际人数一定更多,只不过没有被发现而已。


流失的病患,自动放弃帮助的病患,以一个未来医者的角度思考,叶修其实不能理解为何他们要放弃康复的机会。


摔开自己的思绪,叶修跟在老医生右后方穿过走廊直接来到住院病房,门口已经有一些医生在等着。老医生领头打开门,叶修拿着纪录表和一边领着病历表的护士跟着进去,原本等着观摩的医生才接着鱼贯而入。


直到他看见布帘后方躺着的人,他还有些怀疑,或说不敢置信,记忆一下子纷飞起来。


当年新生入学大学部的前辈都要帮忙整理资料,成堆的、中规中矩的学生照,每年的新生都必须拍上一张的在学证明相片,每个人都呆头呆脑唯独这个人随意一笑都显得朝气蓬勃,藏不住的张扬是活泼又快意的气质,医学院没有人不知道他,就连他这个大了几届的学长也曾有过不浅不深的交情。


黄少天,医学院的小太阳,竟然是个同性恋。


 


以下请全走外链,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改了7遍我真的有点失去耐性


难道连系统都不敢面对历史吗?




PLURK


最新圖片連接  這再不行......





评论

热度(751)

  1. ┊℉loWer╭╯❀Yvette 转载了此文字